嘉宾对话:央企国企差旅管理服务机遇与挑战
商务旅行 劲旅网 2017-04-21 12:50:20

  【劲旅网讯】4月21日,美亚尚途商旅特约2017年中国商务旅行创新发展大会在北京万达嘉华酒店成功举办。本届大会由劲旅集团主办,劲旅网、劲旅咨询、劲旅营销、旅游中国会联合主办,劲旅商学院、劲旅研究院鼎力支持。

  大会举行了议题为“央企国企差旅管理服务机遇与挑战”的嘉宾对话,本环节对话嘉宾有:差旅壹号首席运营官姜元斐,美亚尚途商旅华北大区总经理刘柏焱,远达投资集团差旅天下副总裁孟繁升,优行商旅CEO朱德久,携程商旅北方区总经理薄文浩。担任本环节对话的嘉宾主持人是在路上旅商旅总经理张雪。

  下面是对话环节精彩内容:

  张雪:各位朋友大家上午好,我是来自在路上的张雪,我主要负责在路上旅业旗下的商旅品牌运营和管理。今天很荣幸能主持这个重量级的话题,下面先由几位嘉宾进行一下自我介绍,时间两三分钟。

  刘柏焱:大家好,我是美亚尚途商旅华北区的刘柏焱,我们是专门为企业客户设立的一个分子公司,我们精耕细作11年以来,我们也为全球500强在内的企业提供了专业的差旅服务,我们在中国区有五大区域,华南、华北、华西、华东,深港澳大区。美亚尚途商旅拥有一百多人的技术研发团队,也是国内无数不多的高新技术管理企业。

  姜元斐:大家好,我是差旅壹号的姜元斐,差旅壹号是中国领先的差旅服务的技术提供商,专注于做差旅一站式解决方案,我们的优势是用互联网+和技术手段去解决差旅过程中各个环节的问题,目前我们有300人左右的技术团队,服务了大型的国企,央企,民营企业,以及近一千家的上市公司,希望未来能够跟我们整个差旅行业的上下游产业链的各个合作伙伴建立最广泛的合作。

  孟繁升:感谢主持人,我来自差旅天下,大家殊途同归,做得都差不多,我做一些差异化的介绍,我们公司从2002年开始做差旅服务行业,至今已经有15年了,公司也遍布全国的一类城市,团队也达到了100多人,我们最大的优势是来自于系统,专业人员的经验。

  朱德久:我是来自优行商旅的朱德久,可能大家对于优行商旅不是很了解,总部在深圳,植根这个行业已经11年了,我们不做同行,不做批发,也不做散客,只做企业差旅一件事,目前整个网络遍布整个北上广深,以及杭州,海口,我们在昆明也合资成立了一个国际旅行社,我们有优行XX技术有限公司,还有优行航空服务公司,还有优行国际旅行社,我们是技术型的公司,提供整套的技术解决方案。为了提供更好的服务,我们有了优行航空服务和优行国际旅行社,这是整个公司大概的介绍。我们一致认为差旅管理主要就是由四大部分组成,技术、产品、服务和资金,为企业创造价值。我们愿意和航空公司,以及酒店集团,开展企业直联,我们也愿意和供应链的,比如租车的,酒店,以及其他的相关合作伙伴,共同合作,共同服务中国中大型的企业,谢谢大家。

  薄文浩:大家好!我是携程商旅北区总经理薄文浩,携程商旅创建于2006年,目前服务于8000多家大型企业,以及注册的11万中小企业,2016年交易额突破130亿,目前在中国差旅市场上的市场占有率排名第一,我们会和同仁一起把差旅市场开发得更好,更美,谢谢大家!

  刘柏焱:央企的压力大,对于我们供应商来说,压力会更大。我们不仅要解决他们的问题,我们提供的服务也好,技术也好,包括产品也好,要满足管理层以及员工的需要,对于供应商来说,要求就更高了。

  在整合上美亚尚途商旅也拿了很多国企、央企,我也简单说一下我们在整合和推动过程中我们外资企业一些不同的地方,主要体现在几个方面。第一,差旅管理,或者说统一采购本身这个事情上,大家都知道国央企的出货量非常大,要求又不一样,我们在整个过程中的难度是很大的。第二,各个地方的分子公司很多,而且各分子公司有自己习惯的,或者满意的供应商,要来做整合的话,执行的进度是比较慢的。还有一方面,也是特殊性的地方,我们目前整合这块,执行的力度是比较弱的,这三点是对于差旅本身的整合来讲。对于产品的丰富度,多样化,也有很高的要求,再有,下面的一些分子公司本身有自己的产品,或者有自己的很有优势的协议价格,产品的整合度要求也是很高的。

  从服务来讲,也是最重要的,第一是需求比较多,第二是各个层级高管和VIP出行的要求也是很高的。最后是对于技术上的要求,个性化、定制化就不说了,还是体现在对于我们本身TMC的管理系统的功能,以及安全性的要求是很高的,他们普遍响应自建差旅平台,我们也可以再继续探讨,看到底自建有效,还是直接用专业的差旅管理系统更快。其实综合起来,国央企想要做好,还要在技术、产品和服务上要具备竞争力,谢谢大家。

  姜元斐:差旅管理在中国已经发展很多年了,第一个因素是对于企业内部因素,第二个是对于TMC的因素,对企业来讲,是来自于八项规定和集中采购的要求,对于TMC,一个是航空公司的限价,再有是使整个行业更加规范,对于国企和央企来讲,最重要的特殊性是在于跟其他企业相比较,排在第一位的应该是合规透明。这跟其他企业有什么区别吗?不管在任何的环节当中,合规透明这件事情是摆在非常重要的位置上,我们差旅壹号解决这个问题的方式,刚刚我们周总已经讲到过,就是把厂商和企业做相应的直联,直签两方协议,两方跟三方的区别,三方有服务商和代理商的加入,但是对于两方来讲,更加合规透明,对于企业来讲可以享受更低的折扣,我们认为合规透明方面,最重要的是把厂商和企业直接的连通。

  在酒店领域,不管是经济型酒店还是会员价格,可以在系统里做托管模式,可以更加合规透明。央企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组织架构非常复杂,整个集团的层级架构很多,有一级公司,二级公司,三级公司,四级公司,五级公司,在庞大人员情况下,不同的分支机构有不同的差旅流程和管控标准。所以通过技术和系统的方法,能够最好的去做整合,要实现不同的分支机构,不同的企业的矩阵式的差旅管控,能够实现用系统灵活的方式去实现不同的审批流,实现在整个集团的大体框架下不同的差旅管控标准,实现基于矩阵式的全场景的差旅管控和差旅审批的实现,我们认为这两点来讲,应该是我们能够为央企解决的最核心的关键点。

  孟繁升:大家好!我刚刚听了之前的一些分享,我看有两个数字,一个是11.4%,一个是60%。11.4%是行业增长率,是能够跑赢GDP的。60%是行业应用,这中间的差别,大部分还是在国央企这块。差旅天下从2002年开始服务国央企,包括一汽大众,北汽集团等等,服务的都是国央企,相对来说会有一定的经验。国央企可以分成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国8条之前,分子公司比较多,垂直到部门,到个人去报销,很难全部融合在一起做整体的差旅服务。

  随着经济增长速度的降低,各个企业都有对成本控制的刚性需求,可能不太知道怎么把这个工作做好,会有管家的精神,第一是差旅管控,第二是数据应用,第三是税的这块,第四是改变国央企差旅出行的习惯,我们有一些行业方案,有机会可以跟大家进行分享。

  朱德久:刚才几位嘉宾已经把央企和国企的难点都讲了,优行商旅来说,我们服务的大型的央企和国企,无外乎有几个方面,第一是合规透明,第二是成本节约,第三是参与标准执行的严格,以及高端VIP的保障。但是我觉得在合规透明的基础上,怎么让员工的满意度和企业成本中找到一个平衡点,以及公司相关的流程梳理。

  我们更多的是在和企业如何去梳理之间的管控流程,如何整合他们内部的资源,通过这些方面最终达到降低成本,提高员工满意度。作为优行商旅来说,我们一直专注这个行业十多年,我们在整个系统,以及产品服务和资金方面,我们有一整套的给大型国企央企的解决方案。可以针对提供这种SaaS模式,以及本地化部署的模式,有一些公司有个性化的联合开发的模式,作为运营商,我们都可以提供。总之,只要企业有商旅整合需求,运营商总有一套方案适合您。

  薄文浩:几位嘉宾已经聊了很多国央企的特殊性,我个人觉得这个特殊性其中有一点是非常明显的,有是文化上。国央企和其他大型企业,以及外企相比,最大不同就是绝大多数的国央企是遍布祖国的大江南北,分子公司数量非常众多,由于地域以及历史的原因,分子公司的文化差异非常大。

  对于差旅管理来说,文化的差异就会造成非常大的困难。简单的合规,透明,这四个字可能在不同的分子公司的文化的指引下,可能要求,目的,就不一样。我们作为差旅管理商来说,我们就是要在国央企这种复杂、庞大的文化背景下,去服务好企业文化。

  张雪:接下来我们讨论一个问题,咱们怎么来看我们的国央企单位自己的研发,自建这个差旅平台这件事。从携程的薄总开始。

  薄文浩:我刚才提到过文化,对于自建平台来说,也要扯到文化上。对于外企来说进行供应商的招标,是合规透明的文化。对于国央企来说,这就是合规透明,我们作为差旅服务商,我们要尊重并适应这种文化,并且把自己的优势在文化中发挥到最大。

  朱德久:我觉得目前的央企国企自建的平台,应该是很好的局面,对于整个央企国企参与管控的意识和理念的加强,是越来越强了,不管是对企业也好,还是对差旅服务商来说,都迎来了差旅的春天,我觉得是非常好的。同时,自建的平台目前在国内,包括央企、国企,包括大型的民营企业,像华为等等,超大型的企业自建平台是非常有益的,但是这种自建平台的投入,以及建设的周期,以及需要的专业度,还是比较长的。我的建议大型的差旅自建的模式,可以作为央企、国企的借鉴,优行商旅可以提供这方面的借鉴。

  孟繁升:从几个方面看,国央企有很多自建差旅服务的公司,自己的三产公司,他们主要目的不是为了跟大家争利润,还是要解决自身的差旅问题,包括VIP服务的问题,包括财务对账结算的问题。可能我们提供的服务,尤其是定制化的服务还不够好,不能满足这些企业的需求,所以他们自己的能力去自建。在运营过程中,还会体现出一个问题,就是术业有专攻,是需要一些行业的经验才能长时间的发挥效能,才可以起到优化的作用。所以,我觉得这个事情要支持,我们可以提供一些服务,弥补他们自建的短板,也是我们的商业机会,也是促进了从20%的市场变成60%的过程。

  姜元斐:刚才提到的问题,我也很认同薄总提到的国央企自建系统是合规透明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现在不仅是中央国资委的企业,包括我们所看到的很多省国资委,包括市国资委的企业,他们也在做一些基于私有化、本地化部署的自建系统的事情。对于国央企来讲,最核心的原因,除了合规透明之外,是因为整个架构比较多,以我们所做的太平洋保险集团来讲,整个集团整合有财险公司,寿险公司,在线公司,还有很多公司,整个的全球有6000家分支机构,10万员工,60万的营销人员,整个公司70万人,是非常庞大的企业级的数量。

  对于金融公司来讲,最核心的是信息安全和数据安全的整合,要借助整个市场上的优秀的系统集成商和差旅的智慧,做自己差旅的商旅平台。本身大型的国央企一年在信息化建设方面的预算有很多,可能是千万级,或者亿万的预算,小的是差旅系统,大的来讲可能有前端的审批流,还有财务共享中心的概念,可以打通整个企业的预算系统,费控系统,报销系统,整个财务系统,实现无纸化线上报销,本身国央企在信息化建设方面,每年都有大量的财政和预算投入。我们接太保集团,要对接17个系统,每个系统都有严格的要求和管控,不管是现在还是未来,整个国央企必然走上一个自建系统的道路。但是我们所有的差旅行业的从业者,上下游产业链,都可以在这个本地化建设自建系统的过程中去建立一个广泛的合作,为他们在建设系统的过程中,我们能够加入到建设的团队当中,为整个国央企的系统建设做其中的一个环节,为他们做好相应的服务。

  刘柏焱:企业的差旅管理这块确实是企业的大采购,大费控的组成部分,也是企业信息化的发展构成要素。我们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是支持企业自建平台的。这个趋势是很明显的,我们也在思考是不是这样的自建平台,这样的方式,是我们企业差旅管理和管控的必要手段,或者说是最佳的方案,我也是希望和大家一起探讨。

  如果说要建的话,从我们的角度来讲,应该从两个模块去做,一个是一前一后,“一前”是事前的控制,包括预算对差旅的管控。“一后”主要是事后的数据汇总,以及与财务报销系统的整合,企业自建跟TMC的边界要注意一下,本身国央企有自己的主营业务,也有自己的主营业务系统。另外一方面,在专业度上,还是有一定的局限性,我觉得不妨用专业的TMC管理的系统来帮助国央企来整合,满足这块的需求。

  刘柏焱:其实刚才大家也都说了,不管是本身整合也好,还是说特殊性也好,因为机构太庞大,最终能够把控差旅的还是需要通过技术来解决。当然了,可以选择一家好的系统供应商,但是服务商可以任意选择,既满足技术上的需求,同时又保证了服务上也有一定的保障。我们开放我们的平台,可以用我们的系统,可以用我们的服务,也可以不用我们的服务,相结合会比较好一点。如果说我们还有什么缺陷或者不足,我们是具备这样的能力来服务国央企,而且我们也有成功的案例,已经成功服务过国央企。想要说的一点,还是希望跟国央企一起,做好两万五千里长征的准备。

  姜元斐:我们也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到底有什么不足呢?我们跟国央企提供系统和服务的过程中,我们是倍感压来的,我们有非常多的不足。国央企的这些人才非常优秀,他们都是体系内的人才,有非常多的高考状元,都是名牌大学毕业的人才,打交道的这些人可能是副处或者正处以上的领导们,所以他们认知的水平和他们对事情的追求,往往是超过了我们企业的。他们对于一件事情的极致的追求,举个例子,曾经有一个局级领导讲这件事情你做好了,你的名气出去了,如果没有做好,你的名气也出去了。

  我们在交流过程中,他们是零容错的。我们公司峰值的时候有员工1000人,我跟国央企沟通的过程中,他们做一场有几万人,十几万人大型的会议,他们会过三百多个流程和细节,在我们没有跟他们做这些事情的同时,难以看到一件事情可以做到这么极致,可以做到这么细节。跟国央企沟通过程当中,发现我们有很多不足,他们对每一个功能需求的极致的追求,这个色彩怎么做,风格是什么样子,每个按纽怎么放,排序规则是什么,每一个用户的体验是什么,我们一直在努力的去解决和满足这种国央企的个性化的需求,也一直在满足他们对系统,不仅是刚才讲到的100毫秒的响应,99%的成功率,1分钟出票,1分钟改期,所有系统全自动,而且不能有任何问题。

  除此之外,基于他们的认知水平,对体系内的了解,他们对每一个细节都非常的追求,我们希望我们这些不足能够通过我们服务更多的国央企,可以把大家的智慧之流聚在一起,为未来所服务的企业提供很好的借鉴意义,能够让我们对系统的打磨保持两到三周,能够适应国央企对于每一个环节的极致追求,这是我们一直追求努力改进的地方。

  孟繁升: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我觉得最大的难点还在于我们针对于客户真正需求的把控,我们跟客户洽谈的时候,我们做了很多调研,客户需求的获取我们不能第一时间了解到,我们服务快一年才知道痛点和需求是什么,我们才提供针对性的服务。比如酒店预定,我们产品整合的能力是各个单位并没有做到极致的。比如针对客户OA,包括财务报销系统,无缝的连接,跨行业的整合,还是围绕着企业客户的出行服务,差旅的服务,包括出行目的的达成和确认,是一体化的解决方案,现在行业里还没有这么一套行业标准。在今后这一两年,在差旅行业上升期阶段,要建立差旅管控的标准。

  朱德久:我觉得从给国企央企提供的服务来看,持续稳定的服务,因为差旅本身是频次非常高的,我们不能在这个过程中由于某一个员工的情绪,或者各方面的影响,出现了比较大的波动,因为某一个人对他的教育培训不够,持续稳定的服务是非常重要的,也是我们要长期去给员工灌输和培训的。第二,在服务的过程中,精耕细作,包括员工的出行,领导的出行,以及客户出行,要关注服务的每一个环节和每一个流程。在服务大的央企国企过程中,我们在服务前会把相关流程梳理到具体的细节上去,这样才能确保服务的万无一失。但是即便是能做到这种流程,但是由于在服务的过程中,尤其高端服务过程中,要做备份和预案。第三,在国央企服务过程中是做一些分层的,比如基础的服务,个性化的服务,以及VIP服务,针对不同的服务,还是要区分不同的人员,不同的标准,真正做得更好。总而言之,在服务不足来说,对人才的培养和选择,以及服务的持续和稳定上,这是给国央企提供的服务是我们追求的目标。

  薄文浩:在服务国央企方面,我觉得分两个方面,一个是人的服务。人的服务怎么理解呢?所有的服务商需要在遵守国8条,以及各个国央企自己企业参与管控文化的前提下,提供差异化的个性化的服务,目前所有的服务商在这一点的灵活性上还有不足。第二是技术的服务,很多国央企没有统一的HR系统,OA系统,或者其他的技术,我们如何在复杂的技术条件下提供我们的技术支持,方便他们员工的差旅行程,这是技术服务上需要大大加强的。

  张雪:我们设计这个提问环节,我是有私心的,我也跟大家分享一下。在路上在开发国央企单位的时候,我们确实发现了一些问题,刚刚姜总和薄总有谈到的人才的问题。我们的服务人员,或者说我们的技术开发人员,在跟我们国央企对接的时候,人与人之间的文化程度,或者说意识,是有不对等的,因为我们本身这个行业里面的人才结构累计造成的。

  我们很早之前在研究做商旅到底跟旅游一样吗?其实是有很大区别的。商旅行业和旅游行业一样吗?其实也是有很大区别的。很多做商旅的服务商,有很多确确实实是从传统的旅行社转型过来的,但是在做商旅的时候,我们确实对人才结构有了新的调整。包括携程,每年都会在全国各大高校招聘短培生,而且学校一年比一年好。在路上也是一样,我们每年也在大型的学校做招聘会,吸纳进来的人才也都比我们之前的行业里面平均水平高很多,姜总他们的技术团队也都准备足了。

  希望在座的国央企的代表们,对我们服务商要有一个全新的认识,要有一个全新的审视。第一,我们在资金上面准备好了,第二,我们在技术上准备好了,第三,我们在人才上也准备好了。对于这几个方面都准备好的情况下,我们呼吁国央企的客户们,能放心的把你们的业务往我们的服务商手上去交,这是给我们服务商做一个大广告。感谢几位嘉宾!

评论(0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微信扫一扫,关注劲旅网官方微信号

或搜索“ctcnn1”

手机扫一扫,打开劲旅网手机站

随时掌握最新资讯

微博扫一扫,打开客户端

第一时间分享及时旅业财经资讯给好友

十万旅游业者的资讯选择,每周固定推送

热 门

登录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