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别不了的康桥 致桔子水晶酒店创始人吴海先生的公开信
劲评论 戴斌 2017-08-16 15:24:28

  吴海先生:

  看了你近期在朋友圈里两篇刷屏的文字,正在写作《旅游市场主体论》的我想和你交流些想法,关于创业、关于企业、关于企业家的价值和商业思想的传承,考虑近期日程紧张,就写封信吧。

  记得桔子水晶被卖给了华住酒店集团的消息公布了,你写了一篇文字,诉说了“代孕妈妈”送走儿子的伤感,在感性的文字中透出你关于创业理想与资本意志之间关系的理性思考。最近这次是你在投行为庆祝项目交割的宴会后醉倒在大街上,以“老大的样子”为题,给创业团队说了交心的话。你承认输给季琦先生输得口服心服,你说接下来的日子里还要带着兄弟们过有尊严的生活,包括做慈善,帮助了他人,提升自己。

  这很好。在一个奉行成王败寇的历史传统中,我们向来不乏对“王”的礼赞,以及对“寇”的落井下石。除了李清照“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更是鲜有对失败英雄的追思与肯定。究其原因,也可能怕看见自己的卑微与无力吧。毕竟这个世界上愿意做大事业,也有能力做大事业者又有几人?偶有成功者,往往也逃不出“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的命运。可是失败的命运,只要奋斗过,也是令人尊敬的,更是值得自豪的。吴海先生你在做好企业的同时,向总理上书,为酒店与旅游领域营商环境的改善鼓与呼,不仅是市场企业家,也是社会企业家。你还写出一篇又一篇10万+的网络文字,推动旅游商业思想的形成。无论从哪个角度评价,你都像个老大的样子,都是令我尊重的。

  这很好。透过你的文字,让我们看到了一名旅游领域的当代创业者和企业家的所思所行,特别是经由公开的交易数据,让公众看到了桔子水晶的价值,看到交易双方基于商业理性和商业规则的彼此尊重。如同商品只有进入消费市场,其使用价值才会转化为价值,企业也只有进入资本市场,其潜在的价值才能转化为现实的价格。有市场,就会有竞争,就会有企业的萌芽、成长、死亡和重生,这没什么。桔子水晶被华住集团收购,只要是按公认的规则和程序,达成的价格是彼此自愿且合意的,就不存在谁输谁赢的问题。至少在我的心目中,你和季琦先生都是胜利者,并将以优秀的商业实践和灵性的旅业思想而载入国家旅游发展的史册。每一位为了国民旅游权利的实现,为了年轻人的创业梦想而殚精竭虑者,都将历久而弥新,多年以后,依然是世人的念想,就像江湖中那些决战于紫禁之巅的传奇。

  这很好。一个人甚至一个团队的离去,让企业在更大的格局得到更为有利的发展空间,哪怕进入新的平台后番号和品牌都消失了,从整个产业的大格局来看,也是有利的。庄子所言极是,相濡以沫,莫若相忘于江湖。回顾中华民族五千年的文明演化史,从历史地理学的角度,是一个竞争的过程,也是一个融合的过程。秦灭六国,从六国乃至六国之前春秋初期那些更早的封国来看,当然不是件好事。甚至从文化多样性的大局观来考虑,也有诸多不妥之处。可是这些诸侯国和文化看似不存在了,却以元素的形式为中华民族的融合发展做出了历史贡献。改革开放以来的旅游发展历程表明,包括几乎成为入境旅游代名词的中国国际旅行社,不也是历经改制、重组、上市、并购,最终与中国旅行社、香港中国旅行社、招商国旅、中国免税等企业共同构成了今天的中国旅游集团了吗?旅游住宿领域至少在规模上比桔子水晶大的七天、如家、维也纳不也分别并入锦江集团和首旅集团了吗?还有,做酒店和机票交易平台的去哪儿网也并入了今天的携程旅游集团。同样是创始人和带头大哥,和你一样优秀的郑南雁先生、孙坚先生、黄德满先生,还有庄辰超先生,公众面前的言行举止倒也淡定从容。无他,公司是你和创团队创造的,但是从出生那天起,就不再属于某个团队,更不属于个人,而是成为整个商业共同体的一员,属于整个社会和历史的了。正是认识到这一点,你们才由商界的老大蝶变而成大视野、大格局的现代企业家。

  再说了,就算没有被兼并,而是沿着创始团队的构想,以独立的姿态成长壮大,依然免不了岁月的流逝而带来的蜕变与交替。近年来,我们既看到了开元旅业创始人陈妙林先生,以轻松跑完全程马拉松、骑行高原自行车的健康状态交班于职业经理人陈灿荣先生;也看到春秋旅游的创始人王正华董事长正式退休,由其历经磨练的公子王煜执掌航空、旅游和投资诸板块;还看到携程创始团队的核心人物梁建章博士退居二线后,孙洁女士执掌的携程正在型塑国家旅业的新格局。任何人都逃脱不了自然规律,总会有退出历史舞台的那一天。只要思想还在,战略还沿续,就没有大不了的。

  任何英雄的离场总是令人黯然神伤的,我们理应向所有为了国民旅游权利的实现而努力奋斗、也创造了阳光下的财富者致以深深的敬意。从市场主体发育成长的历史进程和国家旅业成长壮大的宏观格局看,我们更期许融入大趋势和大格局的企业,包括桔子水晶和华住酒店集团,能焕发更加旺盛的生命力。进一步地,我们需要倡导资本意识推动的旅游市场主体的人格化,而非企业家人格的企业化。毕竟,任何个人的离场,哪怕是某一阶段、某个局部再伟大人物的离场,都不代表旅游产业创新发展和旅游商业共同体重构进程的停滞。

  就像再别康桥的徐志摩,无论挥不挥衣袖,都无法带走一片云彩。

  此颂商祺,秋安!

  戴斌

  2017.8.11,于秋雨后的京城

评论(0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微信扫一扫,关注劲旅网官方微信号

或搜索“ctcnn1”

手机扫一扫,打开劲旅网手机站

随时掌握最新资讯

微博扫一扫,打开客户端

第一时间分享及时旅业财经资讯给好友

十万旅游业者的资讯选择,每周固定推送

热 门

登录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