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光勇:改革开放40年,酒店业伴我一起成长
劲评论 邹光勇 2018-10-25 15:32:10

  我自记事起的第一次旅游,应该是5~6岁左右,父亲陪着我一起乘车到100里开外的南昌去旅游,那还是一个住宿需要单位介绍信、吃饭需要粮票的年代,据父亲说晚上住在4~5元钱的旅舍里,而旅舍其实也就是相当于我后来读大学时宿舍的筒子楼。我之所以记忆那么清楚,因为这是第一次金色头发、白皮肤的老外围着我,和我聊天说话,虽然听不懂说什么,但那情景至今都刻在我脑海里。那个年代,物资匮乏、交通不便,旅游对老百姓而言还是一件奢侈的事情,而这样的粮票年代,直到1991年才取消。

  与此同时,早在1978年,国务院成立“利用侨资外资筹建旅游饭店领导小组”;1979年签订草案建设白天鹅宾馆,1983年建成开业,是中国第1家中外合作饭店;北京建国饭店1979年提交建设报告,1982年建成开业,成为中国第1家中外合资饭店。1988年,原国家旅游局开始实行星级饭店评定制度,而中国的星级饭店评定制度后来甚至曾被香港理工大学的一位教授总结成中国政府在旅游政策方面的最成功做法。所以,我国的饭店业其实是最早与国际接轨的行业之一,只是老百姓少有实际感受而已。

  总结来说,改革开放的头10几年,一方面民众因为生活更加安康富裕而有了零星的外出旅游住宿愿望;另一方面行业诞生了一批高大上的高楼大厦级饭店,这些饭店引领着中国饭店业在管理服务水平等方面快速成长。进入到90年代,国有企业开始改制,旅舍实行私人承包,而对于国际酒店来说,复旦大学的本科毕业生甚至也在排队面试国际酒店的服务员工作。

  1997年,我离开家乡远赴哈尔滨读大学,那时候民工潮开始涌现,绿皮火车厢里只要有缝的地方就全是人,即使车门里挤不进来了,还有不少人从窗户往里爬,或者将亲朋好友往窗户里塞,而城市也就是这样开始进入了快速扩张期。我读的是旅游管理专业,印象最深的还是实操课,除了坐床铺床外还有炒菜品菜等课程。而那时系里组织的酒店参观也只能是1家4星级酒店。1999年前后,全国五星级饭店的房价和出租率开始呈现下滑趋势。2001年我大学毕业,不少同学开始进入到酒店实习和工作,有同学后来还做到了白天鹅宾馆客房经理、亚朵酒店西南片高级开发经理等职务,但很多同学工作不久都又选择了离职。毕业后,我留在郑州教书,虽然只有短短两年不到时间,但去了洛阳、开封、新郑少林寺、安阳等地,这里还少有高档酒店,学生们也都选择在杭州、宁波等沿海发达城市的酒店实习,这里的度假型酒店也已经相当成熟。

  2003年,我辞掉教职来到上海,工作地点距离大柏树地区的上海兰生大酒店非常近,这个具有400多间客房的高楼大厦是一家国际集团的特许经营酒店,这种国际集团特许酒店的出现在内地城市则仍属于零星现象。与此同时,在这个时期经济型饭店的扩张也正如火如荼,几年后,七天、华住、如家等经济型饭店都陆续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可谓各自风云一时;当然,这时期精品酒店、主题酒店则还刚刚开始出现。2004年,我以全脱产的身份重新进入大学攻读硕士研究生,在读期间,我参与硕士导师负责的张江集团有限公司战略规划的研究工作,负责张江园区市场专项规划,并提出张江高科技园区的工业旅游设想,而那时的工业旅游还多只是局限在老厂房改造这样的概念里。

  2007年,我研究生毕业后进入到上海商学院工作,同一年,学校的酒店管理专业与旅游管理本科并入同一个学院,2009年,学校依托校企合作特色开始招收酒店管理本科生,这也是全国较早、上海最早招收酒店管理本科的学校,并且还从单个国际酒店合作走向了与国际酒店集团的合作,而从全国来说,酒店管理本科招生正迎来了10年的黄金发展期。

  2012年7月,在上海市教委人才发展工程资助下,我有机会到原喜达屋酒店集团总部挂职,合作导师Ivan给我的职务是中国区人力资源经理,这时候正是喜达屋雄心勃勃要完成“双百目标”的时候。此时的酒店集团微博营销已经比较普遍,微信营销也开始出现。记得有一天刚上班,我们的人力资源副总裁司马博康先生就兴致勃勃地告诉我们说:喜达屋集团要推出微信公众号了。而其实早在2011年,1家名不见经传的途家网络公司宣布成立,而就是这家公司及其所在的短租行业在短短几年内就几乎对中国酒店业进行了颠覆式的革命,民宿也兴盛起来。不过提到民宿,其实早在2008年,中国的莫干山就有了洋家乐了。

  2013年9月,在挂职1年期刚结束不久,我再次进入学校读书,在职攻读博士。而这一年,酒店业正感受到国家“八规六禁”带来的寒冬,也开始感受到携程和艺龙等在线旅游平台低价促销和价格战影响,尤其是给酒店业带来了会员价格体系的破坏。

  2015年,中国旅游饭店业协会以及多个地方协会开始指责平台的低价促销活动。也是大致在此前后,我国的五星级饭店由八成外国人入住改成八成中国人入住。很多地产大佬虽然仍希望建设高档酒店,而政府则已经明显注意到高档饭店的过剩趋势,整个酒店业已经处在微利甚至亏本阶段。与此同时,星级饭店的房价在持续下降,而非星级饭店的房价则保持上升趋势。

  此外,互联网已经在深深影响着酒店业市场,曾经被誉为成功典范的星级饭店评定标准在网络评论以及“八规六禁”面前其地位受到严峻挑战。与此同时,国家推行“营改增”税收改革,直接受到减税影响,2016年和2017年我国星级饭店在连续几年亏损后又开始盈利。

  世事多变,谁会想到客房数量规模排名世界前几位的喜达屋酒店集团竟在几年之后就被万豪集团收购;谁又不感叹,早在1988年作为希尔顿酒店集团首家入驻中国的上海希尔顿酒店,在30年后开始撤牌。而近些年,国内酒店业的发展也步入了并购联姻以及国际扩张的新阶段,锦江集团并购铂涛集团和维也纳集团;华住酒店集团收购桔子酒店集团,星程酒店集团,战略投资雅高酒店集团;首旅集团收购如家酒店集团等等。

  改革开放已经40年,如今在北京和上海这样的一线城市,国际品牌酒店往往已经多达100~200多家。在二三线城市,国际酒店业也早已不是什么稀奇事。就在很多人士认为中国酒店业布局已经基本成熟时,迪斯尼集团入驻上海,420间客房的上海迪斯尼乐园酒店和800间客房的玩具总动员酒店这样的主题酒店又挑动了无数人的神经。而广州长隆集团也不甘落后,在2018年推出具有1500间的熊猫酒店;与此同时,2018年5月,上海天马山世茂深坑酒店试营业;湖州长兴县一座拥有2.8万个客房的“巨无霸”乐园也在今年10月1日免费参观,并且计划2019年6月正式开业。套用一句时髦的话,未来已来。站在学者的角度,我们也许会看到我国的酒店业出租率和房价并不乐观,已经是一个微利行业;而站在商人角度,不管行业处在什么生命周期阶段,这个时代只要有足够的创意能发现市场痛点,并且足够的大胆,市场就永远属于强者。

  (邹光勇 上海商学院副教授,国家旅游局首批研究型英才计划获得者)

评论(0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微信扫一扫,关注劲旅网官方微信号

或搜索“ctcnn1”

手机扫一扫,打开劲旅网手机站

随时掌握最新资讯

微博扫一扫,打开客户端

第一时间分享及时旅业财经资讯给好友

十万旅游业者的资讯选择,每周固定推送

热 门

登录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