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自贡灯会到故宫亮灯: “夜游之春”要来了?
景区 21世纪经济报道 高江虹、周凤鸣 2019-04-01 08:39:06

  春日傍晚,街灯一盏一盏在古北水镇亮起,长城脚下的小镇进入比白天更热闹的夜晚——音乐在小镇里响起,有人喝酒品乐,有人提灯过桥,有人汤河泛舟,还有人提灯上了长城,从司马台长城上俯瞰小镇的灯火人家。

  “夜游丰富了小镇的业态和游客的体验。”北京古北水镇旅游有限公司总经理周建红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自2016年开放夜游以来,古北水镇的客流量和综合营收都有了比较明显的增长。虽然开放夜游让小镇增加了安保的支出,可丰富的夜间项目让游客在小镇的逗留时间越来越长,从而使古北水镇获得更好的经济效益。

  积极挖掘夜晚经济的可不止古北水镇,越来越多景区开始尝试这一业态。今年上元之夜,600岁的紫禁城古建筑群第一次在晚间大规模点亮,邀请观众进行夜间游览,更是引爆了公众对夜游的兴趣。北京、天津、西安、南京、重庆等地方政府也陆续出台文件助力夜游经济的发展。

  夜游之春要来了吗?

  自贡灯会“照亮”经济

  距离古北水镇2000公里外的四川自贡市,今年的自贡灯会3月21日落下了帷幕。“在经济下行压力巨大的情况下,我们这三年依然维持了观众总量180万、日均3.6万人的人流量,门票人均年收入达到7700万元,利润率在10%以上。”自贡彩灯文化传播运营有限公司总经理沈宏跃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尽管今年客流量出现了20%的下滑,营收却达到8000多万元,效益还算理想。

  自贡市是四川南部的盆地城市,虽然盐业开采历史悠久,又有恐龙化石,曾经是西南经济重镇,但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自贡经济就没落了十余年,成了一个不甚起眼的四川城市。1987年,自贡恢复有近千年历史的自贡灯会,在这个最传统的夜经济的带动下,自贡逐步回归四川经济前列。

  自贡灯会历经节庆的积淀、文化经贸活动、文旅融合项目、特色产业、城市营销以及对外文化品牌的载体逐渐演变,目前成为公认的天下第一灯。“每年在自贡举办的国际恐龙灯会接待游客近两百万人次,成为四川冬季旅游的重点项目,也是最火爆的项目,应该说没有之一。”沈宏跃语气颇自豪。

  彩灯是中国传统民俗中丰收祈福和娱乐的产品,自贡用彩灯吸引人气带来综合效益。如果只是单一打造人造灯景,多年来观众无法持续保持兴趣,因此除了彩灯外,自贡还举办灯会演出、灯会美食、灯会夜市、灯会民俗,让观众体验超值的夜游产品。

  沈宏跃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配合着彩灯节,自贡还每年投入上亿元资金打造城市的灯区亮化,让游客留得住,人在灯中行。同时,形成一套独特的交通组织体系,两万个停车位的建设,四条免费摆渡公交线的组织能很好保证灯会旅游的快捷舒适。

  因为一系列举措,自贡灯会的游客量逐年攀升,在自贡灯会的带动下,自贡夜间经济发展红火,带动了当地的经济。据悉,自贡2018年GDP总量1400亿元,财政收入60亿元,社会零售品商品总额近700亿元,其中不乏以灯为媒的自贡夜游带动的。

  沈宏跃表示,自2008年起,11年间自贡灯会实现了收支平衡,实现了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双丰收,近三年来从2017年到2019年在经济下行压力巨大的情况下,依然维持了观众总量180万、日均3.6万人的人流量,门票人均年收入达到7700万元,利润率在10%以上。

  同时,来自贡观灯的整个自驾游车流量达到1351644辆,2019年春节灯会期间,观众覆盖了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及港澳台地区,全市共接待游客360万人次,同比增长12.45%,外省观众三甲的是重庆、贵州、云南,分别占5.33%、1.88%和1.19%,其中年轻人是这里面灯会的夜游主体,18岁到34岁占比高达52.81%,35岁到59岁占了42.71%,也就是说有190万中青年来观灯。同时,全市实现旅游收入达到19.8亿元,同比增长14.71%。

  因灯会缘故,自贡的餐饮、酒店、购物等第三产业兴旺,今年1至2月自贡市社会品消费零售总额实现103.6亿元,同比增长12.8%,餐饮业营业额增长14.1%,酒店平均入住率达到85%。

  除了拉动旅游业和零售业,灯会经济也对产业有拉动作用。自贡在办灯会之余还举办了自贡彩灯博览会,首届博览会签订灯会协议15.5亿元。培育了全国独有的彩灯产业,全市彩灯产业从业人员有4万余人,年产值达到48.5亿元。

  自贡灯会在国内打响名气的同时,也积极销往海外,近五年来自贡的彩灯外贸异军突起,实现外贸收入1亿美金。被中宣部、商务部等六部委授予全国13家四川唯一的国家文化出口基地称号。

  自贡市与华侨城联合打造投资275亿元的中华彩灯大世界已开工建设,联合深圳华强方特集团打造占地一千亩的方特恐龙主题公园明年将投入运营。另外,因灯结经贸缘,2019年春节自贡市与国内外客商签订项目招商合同48亿元,总投资额达到335亿。

  沈宏跃认为,灯会和夜游使当地市民的幸福感增强,城市则因灯会扬名。央视新闻联播多次聚焦自贡,自贡灯会被驴妈妈评定为全国春节旅游最受欢迎景区第七名,携程网五星好评率达到98%,名列全国前列。自贡市民感受了春节的欢乐,平添了幸福感、获得感,外地游客评价自贡是最具中国年味的城市。

  夜游经济四处开花

  自贡是国内最早享受到夜游经济甜头的地方,向自贡取经发展夜游的城市越来越多。尤其是北方城市,后发奋起直追。

  西安发力“大唐文化”,意图将“夜游西安”打造成古都旅游一张新名片,升级打造的“大唐不夜城”在今年除夕当晚吸引约35万游人,大年初二游客到访量更是高达45万人次。根据《夜游西安方案》提出的目标,到2020年,夜景亮化工程将为西安新增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500亿元以上。

  2019年北京政府工作报告指出,将出台繁荣夜间经济促消费政策,支持建设24小时便利店,鼓励有条件的商场、超市、便利店适当延长营业时间,深入推进“深夜食堂”,让北京夜色更精彩。

  无独有偶,2018年《天津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加快推进夜间经济发展的实施意见》发布,提出打造一批夜间经济集聚区,并形成夜游海河、夜赏津曲、夜品津味、夜购津货等系列夜间旅游活动;上海市提出了《打造具有国际消费城市特征的夜市模式建设计划》,越来越多城市陆续出台文件助力夜游经济的发展。

  “如果真这么做就太好了。”这几天刚好在北京出差的上海贾女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前天晚上她抵达北京西二环酒店时,本想出去吃点东西,当时不过22点,西二环金融街附近的店铺居然都打烊了,买点吃的喝的都不方便。她还告诉记者,北方城市普遍欠缺夜间活动,前几年贾女士曾在四月份出差去秦皇岛,晚上八点钟想出去溜达,酒店员工说都关门了,当地人都早早回家睡觉了。“现在年轻人哪有这么早睡的?北方城市的夜晚也该热闹起来了。”

  事实上无论北方还是南方,人们对夜间活动需求在日渐增长。据文化和旅游部重点实验室研究员张佳仪介绍,据其调查,去年游客平均旅游时间为三天,其中愿意花费两晚时间体验夜晚旅游的人数占53%,人均夜游2.3晚。随着过夜游客的不断增多,游客也越来越愿意体验夜游产品。驴妈妈平台显示,2018年夜间旅游产品同比增长9%;携程门票数据显示,2019年灯会相关活动的游客同比增加114%。

  而我国居民在过夜游上的花费也在不断增多。根据《旅游抽样调查资料2017》的调查结果,我国城镇居民和农村居民过夜游花费分别是“一日游”花费的4.4倍和3.5倍,夜间消费尤为重要。

  “这是因为旅游市场的游客人群已发生了较大的转变。”中国旅游集团北京天创国际演艺制作交流公司总经理曹晓宁指出,以前旅游景区组团市场逐渐萎缩,以家庭为主导的散客市场日益强大。年轻人喜欢多元体验方式,夜间所营造的灯光梦幻氛围和轻松休闲的消费业态使夜间旅游越来越受到游客的青睐,而以孩子为中心的家庭出游,时间主要集中在寒暑假,暑假时间较长,天气炎热,人们夜间出游意愿较为强烈。

  驴妈妈数据显示,处于18岁到30岁之间的90后青年是夜游的主要消费群体,占比约34.3%,00后等逐步迈入成年的新兴消费人群也不遑多让,占比17.5%。夜游的高峰期通常在18点后,对于“早已熟悉夜的黑”的年轻人来说,在白天的密集行程后,他们还能精力十足地用当地特色的活动填满夜间旅途。

  再者,夜游产品的开发打造不仅会带动景点游客数量的直线上升,还会使城市接待人数增多,带动基础设施建设和相关产业发展,可谓一举多得。中国旅游研究院研究员赵一静认为,夜间旅游延长了游客的停留时间,刺激了游客的旅游消费,活化了商圈,带动相关产业链的发展和科技的进步,增加了就业岗位。

  夜游走向“战略自觉”

  尽管需求庞大,国内夜游产品供需并不匹配。《夜间旅游大数据报告》指出,目前游客的夜游需求比较多元复合,但从供给来看多数夜游企业侧重于节事活动的营销,节事活动占比49%,夜游产品较为单一。

  实际上,夜间旅游的内涵十分丰富。赵一静指出,根据特征属性和反映的对象与氛围,夜间旅游可外延为六类。

  除了如自贡灯会、里昂灯光节的夜间节事活动,还有以欣赏自然和人文发光体景观为主的夜景观光游,例如挪威的极光之旅、澳洲的蓝色大海以及香港的幻彩影像等。第三类为夜间演艺体验游,包括现在国内的印象系列、宋城千古等传统实景演艺和舞台演艺,包括现在较为热门的TeamLab为主的沉浸演艺。第四类是夜间街区夜游,以体验目的地的餐饮、购物等休闲为主,例如北京的王府井、上海的南京路、成都的宽窄巷子等。第五是体验景区的夜间活动的景区夜游,包括迪士尼乐园的夜间巡游、日本浅草寺夜游等。

  还有一种在国际较为热门的夜间文化艺术休闲游,比如大英博物馆、卢浮宫等提供的夜游服务。而国内仅部分博物馆在特殊节日能提供相关夜游服务,无法变成常规性多次性服务项目。接受记者采访时,北京自然博物馆、上海博物馆和苏州博物馆相关负责人向记者坦承,国内博物馆开辟夜游项目存在安保的巨大压力,人手严重不足的情况下,很难将该项目变成常规旅游项目,一年仅能提供一次至几次。

  夜游要发展,面临的挑战颇大。中国旅游研究院院长戴斌指出,随着夜间旅游、夜间消费和夜间经济的兴起,不可避免会带来电力、供水、公共交通、公共卫生、市政管理、安全保卫和应急救援等城市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的压力,需要城市管理部门加大相应的投入,并务实地提高新时代的公共治理水平。

  景域文旅产业研究院院长林章林也认为,目前制约国内夜游市场发展的主要原因首先是配套设施不完善。夜间交通不方便,许多城市的夜间交通停运较早。一些城市的灯光工程只出现在主干道上,其他路段的灯光寥寥无几,影响夜行安全。再者就是管理上的欠缺。夜间活动的开展不仅仅是个经营问题,还涉及到治安等诸多管理问题,需要多个部门的联动协调配合,需要在机制上有更好的保障。

  林章林还指出,创意问题更是重要,需要不断推陈出新。夜游产品的开发设计应该遵循参与互动性原则,体现趣味性、参与性与挑战性,让游客游在其中,乐在其中。

  戴斌提醒旅游业者不要在民间民俗的圈子里面打转转,而是用开放的思维汲取世界各国各地区发展夜间旅游和夜间休闲的经验。

  国外夜游其实已经相当成熟与富有创意。如荷兰有一条夜光自行车道,是以梵高的《星空》为灵感,由艺术家和高科技公司合作完成的小路。这条道路在白天下看与普通的柏油路没有任何区别,但它可以通过吸收太阳能,在晚上自发光,形成一条浪漫的夜光之道,当地很多居民喜欢晚饭后骑车去玩。“这些夜游产品颇具创意,且受到了群众的追捧,夜游企业不妨吸收借鉴、开拓思路打造更符合游客需求的产品。”荷兰国家旅游局亚洲区总监杨宇表示。

  国内夜游产业的兴起也带动了资本投资的热情。中国旅游研究院的大数据报告指出,71%以上的受访企业预计未来夜间旅游市场需求将持续旺盛或非常旺盛。近六成的旅游企业认为未来夜游市场增幅将在10%-20%,超过三成的企业认为夜游市场增幅将达到20%以上。基于对夜游市场前景的一致看好,有81%的企业有愿意扩大投资的意愿。

  “不能随随便便放几头猪就把一块白菜地给拱了。”戴斌提醒企业界,夜间旅游尚处于市场导入期和产业培育期,希望各界呵护这个新生事物,要培养灯光设计、城市亮化方面的人才,并将时尚和审美品位带到夜游项目中,同时做好夜游服务的品质监控。“夜间旅游已经完成了从自发探索到局部自醒,正在走向战略自觉。”戴斌道。

评论(0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微信扫一扫,关注劲旅网官方微信号

或搜索“ctcnn1”

手机扫一扫,打开劲旅网手机站

随时掌握最新资讯

微博扫一扫,打开客户端

第一时间分享及时旅业财经资讯给好友

十万旅游业者的资讯选择,每周固定推送

热 门

登录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