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邦国际又爆雷1800万 超400现(前)员工欠薪达3个月
文旅要闻 劲旅网 2019-08-14 16:39:54

  在相继陷入“BSP触雷2.17亿”、“11家关联旅企切割脱离”、“拖欠200多票代超过5000万遭堵门追债”等外患泥潭之后,腾邦国际再起内忧。

  8月14日,有多名腾邦国际员工向劲旅君爆料,至少有3个月没有拿到薪资,有员工最长4个月没见到薪资到账。

  此番欠薪风波自今年4月开始,集中在腾邦国际机票和金融业务,涉及员工数量超400人。期间大量员工因为无法忍受长期欠薪而选择离职,即便如此,离职后依然无法拿到应有薪资,公司也无相应说明和解决措施。

  ◆4月

  “到现在腾邦国际还欠着我5月、6月和7月三个月的工资没有发呢。”韩商言(化名)是腾邦国际机票业务的一名员工,7月底刚刚离职。在他的回忆里,公司从今年4月开始,员工薪资就开始不按时发放了。

  当时腾邦国际很多机票业务的员工并没有特别在意,毕竟公司从去年底就持续被爆出资金链紧张、经营困难等问题。对于普通员工而言,至少4月之前,腾邦国际的机票业务还一直在正常运转,薪资也正常发放,大家整体情绪稳定。

  然而,当自己4月的工资并没有按时发放,而且拖欠时间越来越长的时候,韩商言开始感到不对,同事们开始私下议论,接下来几个月,陆续有员工离职,公司的氛围也愈发奇怪,直至6月10日。

  当天,腾邦国际接连遭遇两大重创。

  先是母公司腾邦集团因无法支付“17腾邦01”和“17腾邦02”两笔17亿元债券的1.125亿元到期利息,构成债券违约,一经曝光,引发轩然大波。

  再是腾邦国际因销售未结算金额已达到担保额度的90%,遭国际航协封杀,通知各GDS暂停BSP现金销售权限。

  韩商言清楚记得,就从这一天开始,整个机票业务部门陷入停摆,所有员工每天无所事事,上面也没有说明接下来到底要怎么做。更关键的是,连续负面事件冲垮了员工对公司的信心,毕竟,很多员工都已经连续2个月没有拿到应有工资。

  有同事开始去找领导询问,但得不到任何有价值回应。“就连HR都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工资发不下来,也没法告诉我们什么时候会发工资。”

  在这种情况下,腾邦国际开始出现了批量离职潮。

  ◆离职

  韩商言直言,腾邦国际机票业务自己离职前剩余的同事数量,和去年同期比只有一半左右。他本人所在的小部门总共20-30人,到他离职之时,也只剩下不到一半。

  据了解,腾邦国际机票业务部门在今年4月之前,加上行政、后勤类员工的总人数应该在200-300人左右。如果再算上融易行为代表的金融板块的所有员工,彼时总员工数量超过400人。

  韩商言估算,在自己离职之前,作为腾邦国际核心业务部门的机票做业务的同事就剩下70-80人。

  另据腾邦国际金融板块员工透露,融易行为首的金融业务总员工如今人数比机票业务更少。

  就此计算,短短4个月时间,腾邦国际机票和金融两大板块离职人员超过一半,现在坚持留守的不足200人。

  很多员工坚持不离职,主要是担心公司拖欠的薪资会永远要不回来。然而,这些坚守的员工开始得到更不好的消息。

  在大家惶惶度日之时,腾邦国际有意借拖欠薪资实施变相裁员的消息开始不胫而走。韩商言甚至还从其他知情同事那里得到这样的对话:

  顾勇不是说了离职的和此题的一分不发了

      这……我也不知道

  所以酒店他们集体离职了工资也要不回

  顾勇是腾邦国际的高管之一,也是财务总监。根据公司疯传的消息,腾邦国际由于根本拿不出钱来解决员工的薪资问题,所以变相通过拖欠薪资裁员,而且离职员工拖欠的薪资也拿不回来。

  韩商言还了解到,腾邦国际在6月的时候,曾经以裁员的方式安排一批员工离职。“但是公司从来没有明确说过要裁员,就是一直耗着,各种说法都有。”

  有接近腾邦国际高层的知情人士解释,腾邦国际并没有主动或者公开提过裁员,但是的确对各个部门要求过要优化人员提高效率,但这种做法被员工理解为就是主动裁员的委婉说法,而且容易越解释越不清楚。

  韩商言苦熬3个月之后,终于无法忍受拖欠薪资而离职。但很庆幸,在他离职几天后,至少4月的薪资还是发下来了,至于剩下3个月的薪资何时到账,依然是未知数。

  有些员工去找仲裁了,但他并不看好。“公司都没钱了,打赢官司也没用。”

  ◆1800万

  一位接近腾邦国际的知情人士透露,在4月之前,腾邦国际每个月支付给机票和金融两大板块的员工薪资总额最高时为700多万元。

  实际上,在4月之后,腾邦国际依然在陆陆续续为这两大板块的现有员工和离职员工发工资,截止到现在,拖欠的总额应该在1800万元左右,并且时刻动态变化。

  员工薪资是公司最后一道防线,万不得已是不会触碰。“既然连薪资都发不出来,只能说明腾邦国际已经极度缺钱了。”

  腾邦国际资金链紧张早有警报,2018年12月,腾邦国际实际控制人钟百胜通过云南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云信增利18号证券投资单一资金信托持有的公司股份触及信托计划平仓线,被动减持10,453,916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70%。

  有意思的是,2018年12月腾邦国际控股子公司腾邦旅游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史进以9.2元/股、斥资3.588亿元受让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钟百胜持有的3900万股公司股票。

  这笔高达3.588亿元的资金,看来也仅仅是帮彼时腾邦国际实控人钟百胜撑到了3月,就再也熬不下去了。

  上述知情人表示,腾邦国际其实一直在积极想办法解决员工薪资的资金来源问题。最开始高层给出了一个解决方案,就是每个月的每个工作日都想尽一些办法,从公司各项流动资金中保证抽出30万元左右,也就是每个月600万元左右,用于员工薪资保障。

  可惜这一方案并未落实。

  后来,腾邦国际还与旗下另一大板块腾邦旅游集团(史进控制的喜游国旅等后并入业务)协商资金调用,帮助解决机票和金融板块资金困境,但最后也未谈拢。

  “腾邦国际实质上有三大板块,除了发家的机票业务和金融业务,剩下的就是后来并入的史进主导的旅游业务。”上述知情人士分析,原本旅游业务相对受机票和金融业务崩盘的风波较小,业务和资金链都相对稳定。

  但随着腾邦国际近期一系列账号被封、资金链黑洞越来越大,旅游业务遭到拖累,或许也自保不及。

  整体来看,腾邦国际机票和金融的这批员工想要拿到欠薪,或尚需更多时日和周折,劲旅君也将密切关注最新进展。

评论(0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微信扫一扫,关注劲旅网官方微信号

或搜索“ctcnn1”

手机扫一扫,打开劲旅网手机站

随时掌握最新资讯

微博扫一扫,打开客户端

第一时间分享及时旅业财经资讯给好友

十万旅游业者的资讯选择,每周固定推送

热 门

登录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