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民宿主上山下乡不送死的独门秘笈
文旅要闻 六零六现民宿研究所 2019-09-18 14:20:03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六零六现民宿研究所,ID:studio606lll

  本号前不久有篇文章《难道大部分城市民宿房东只是梦一场》,【MU】老师推断说“......其实,80%以上的个人房东进来就是打个酱油,他们做不了多久会离开......”我私底下认为这个比例太保守了。起码90%,近两年一脚跨进圈里做民宿的,绝大多数属于跟风。既没搞清楚“民宿”的本质,也没啥想象力。如果都在重复别人走过的路,道路只会越来越拥挤。

  如果谁问我一个人需要靠什么才能与别人不同。我回答是抉择。举个例子,那么多职业房东、超赞房东当中,Cat背景极其普通、房源也极其平常,为什么她能脱颖而出让我们看到哪哪都能发个声亮个相呢?(最近在吃饭时突然看到她和康师傅的名字出现在《学习强国》APP里,我一哆嗦碗都掉地上了。)

  对了,因为Cat做了一件在民宿圈最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参与创建“六零六现”。那“六零六现”一直在干什么事情呢?筹划“优秀民宿业者平衡美学、情怀与利益的乌托邦”。这容易吗?这年头,如果有人非要去做普通大众做不了、社会精英又不屑于去做的事情,她能不与众不同吗?!

  我还想问各位,“乌托邦”泛指什么?对了,它是梦想。无论人以何为业,他(她)怎么能没有梦想呢?所以,Cat跟众多民宿主最大的不同,是她的眼光和勇气。我们别忘了人做抉择的本质是什么?就是眼光与勇气。光有眼光,没有勇气就不敢下注;光有勇气,没有眼光,就会选错。只有兼具者,她才在乎可能实现梦想机会的点点滴滴。

  所以,大家想做城市民宿是对的,只是道路太拥挤;想做乡村民宿也是对的,只是环境太凶险;想做景区民宿还是对的,只是花钱如流水。世间所有人们走过的路,都是对的。但这些路真的还适合在民宿圈创业的普普通通的我们吗?要么没意思,要么太费钱,要么耗时会太长一眼望不到头......没人走过的路才可能是真正的捷径。

  那民宿圈里什么路暂时没人顾得上去走呢?那就是团结一帮子志同道合、志趣相投、志在四方的民宿圈志士仁人,我们上山下乡,我们抱团取暖,我们众人拾柴。总之,我们集群,把力量汇聚为一股。去更美更自由的地方,去可以得到呵护和保障的地方,去胜算更大的地方,去投入最小的地方......这便是我眼里的捷径。而这“不走寻常路”的背后,是更大的野望。

  大家听说过若丁山的故事没?四川海螺沟景区附近有个柏秧坪村,村里有个叫“阿布”的青年,选择在一处他命名为“七号营地”的山头,盖了几间观景方便的简易小木屋让来这儿的客人可以住下。他花了整整十年,以修路为起始,最近看山里的视频,他们正在给房子砌砖墙,很多故事被他写进了这座大山里。

  据说,若丁山阿布的传说已于今年搬上荧幕。写这篇文字准备材料的时候,我居然看到了电影简介:“雪山下小镇长大的青年阿布在一次邂逅中认识了城市女孩骆瑶。随着两人情愫渐生,两人离别前定下‘在星空下修一座木屋’的约定。为实现这个浪漫又不切实际的约定,阿布和身边伙伴开始了从无到有的造梦之旅......”

  前几年我去海螺沟游玩过后,又在附近山里越野探险,专门挑路况极差的山路跋涉,不小心闯入若丁山七号营地。有幸参观了阿布建在白云深处的小木屋,贡嘎雪山的旖旎横陈屋前,同时也得知在柏秧坪村,在贫困的大山里,阿布和伙伴要凭靠坚韧的意志并且耗费很长的时间,才能让慕名而来的客人零距离体验这美妙的盛景。

  内心触动之余,我就在想,有没有一种方法,不用耗费时间那么久?将来可以接纳更多的旅人,他们来这里也不用住进当地村民家里,他们能有私人空间的同时,照样能体验农忙,体验别致的地域人文风情和雪山下的质朴生活。

  也许将来,人们会想出办法,可以便捷地搭建起一处与城市居民基本生活质量落差不太大的乡村聚落。让人们愿意来这里探索原始森林的奥秘,了解冰川时代的由来,走进动物王国驿站。清晨拉开窗帘就可眺望银色贡嘎神山,每晚在植物天然氧吧的包围里,细数繁星点点。让大山里和城市里的小孩子也可以多一些交流,一边能不断接触外界新事物得到文明的滋养,一边也可感知乡村生活的艰辛,唤醒人性中的悲悯。

  民宿属于酒店产业的一个分支。中国酒店业在经历了长达20多年的繁荣周期后,宏观数值上已经进入了漫长的去存量艰难周期。如今全社会各产业都在研究有什么更好的存量改造模式,想了解“拼多多”为什么在下沉市场里一骑绝尘。我知道酒店业也有很多连锁品牌,对于旅游产业链下沉市场的专研和深耕实践的尝试,亦风起云涌。

  那民宿业各自为阵的散兵游勇们有无逆袭机会?在宏观经济徘徊不前,以及同档次酒店品牌陷入性价比拼争、渠道下沉的严峻形势之下,有无逆势增长的机会呢?

  我的看法是“有”。前提是民宿行业的头部品牌(比如超赞房东群体、头部民宿酒店品牌)能广泛结盟,大家一起上山下乡开辟新天地。并且,最好有组织的、成建制的,与各地“阿布”这样志存高远坚韧不拔的地方创业者建立合作或形成共生关系。这样的话,不但能参与各地旅游下沉市场的存量改造,还能创造增量,吸引资本和酒店业的头部玩家对这个结盟体的关注。

  每个行业在走向成熟期时,你沉浸其中时间越长,越容易感知人群熙攘高手云集。经营民宿不易,行业联盟更难;模式复制不易,渠道下沉更难。目前处于传统酒店模式最后一次变革的窗口期,市场留给了民宿创业者们足够广阔的发展真空地带。真正下沉的奥秘,也是我们赠给各位上山下乡不送死的独门秘籍——“共赢互生是核心”。

  翻译过来是:城市民宿创业者、乡村(景区)民宿创业者全方位合作打造最佳旅游目的地品牌,但各自做各自擅长的事情。比如,乡村(景区)民宿创业者争取地方政府支持,提供良好的硬环境,协调与原著民关系及创造可持续性发展条件;而城市民宿创业者,在文创、审美、品牌推广、客情维护、招商等方面贡献心智......

  以往乡村(或景区)民宿的痛点,是理想再丰满都经不住现实骨感的摧残,很好自然环境,很好的景区发展立意,最终都摆脱不了传统农家乐给品质型旅游人群带来的各种不适。地方产业扶持政策模糊或落实不到位或缺乏专业性,加之小散户投资者、经营者无组织无纪律、急功近利,常导致扎堆之后非但无法产生集群效应,还乱象丛生。明明都是小鱼,谁也吃不了谁,相互间关系却如临大敌剑拔弩张。招牌做砸了就换个名称经营,难以为继则找个下家接手。起初还能虚张声势吸引点不明就里的客人,不良体验令人感觉缴纳智商税之后口碑扩散,用不了多久整个地区门可罗雀、死气沉沉。

  为什么想起若丁山的阿布?因为他真正坚持了初心,按照自己的节奏,在家乡这座山头,深耕了十年。这样的人你若给他牵线一批靠谱的、同样抱着把若丁山建设成优质民宿主聚落梦想的超赞房东;同时吸引最顶尖的集成房屋装备提供商,把采用全模块化设计与生产的成片的小木屋落位于山林湖海之间,屋内是现代化的精致,屋外是一场又一场与大自然美景的完美邂逅;你再吸引大把的房客来这里坐看云起流连忘返;你还把城市民宿房东们集聚客流的技术,把最佳旅游目的地建设构想植入到柏秧坪村。你们说,如果要与传统旅游景区(比如附近的海螺沟民宿酒店地带)竞争,这算不算降维打击?

  降维打击,需要的从来不是高调性与高姿态,而是一定程度科学的顶层设计,加上与群众路线的紧密结合,快速规模化。

  房东们、朋友们、伙伴们,下沉市场已经变化了。眼下各行各业,无论资源侧、用户侧、渠道侧,还是资本侧,都在发生着巨变。这四者相互作用,会使得各个行业发生跃进式的迭代。所以,我们呼吁大家选择一个离梦想更近、更长线、更有挑战的道路。有统一的规划与各方资源的对接,就不会带给我们多少额外的风险,也不需要我们投入大量金钱和资源去拓荒。我们开辟新战场只需要一个前提,就是我们因共识而共谋,因共享而共赢。

  那我们谋求的是什么?民宿行业未来什么最值钱?民宿与传统酒店最大的区别是用户体验,有好的体验才可能有数据,有触点。六零六现号召优质民宿主创业渠道下沉的核心:是集品质型民宿主群体之力,让民宿住客有更好的体验,以理想中的旅居环境为杠杆,切入更广袤的中国。来获得更大的住户基数、更好的住户体验,将来才有更优质的数据和触点,才能开启打造全新的旅游目的地时代。

评论(0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微信扫一扫,关注劲旅网官方微信号

或搜索“ctcnn1”

手机扫一扫,打开劲旅网手机站

随时掌握最新资讯

微博扫一扫,打开客户端

第一时间分享及时旅业财经资讯给好友

十万旅游业者的资讯选择,每周固定推送

热 门

登录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