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商学院邹光勇:2020,中小旅企求存必做的四件事
文旅观察 劲旅网 邹光勇 2020-01-22 14:03:15
  编者按:
  
  庚子贺岁,金鼠送福。
  
  农历腊月廿五起,劲旅君将推出春节系列策划文章,邀请十多位文旅行业一线人士,讲述他们的2019和2020。借助这些大咖的视角,让我们深入了解行业的风云变化、趋势走向和经验教训,共同推动行业走向繁荣与美好。
  我们很多时候总是羡慕别人的成功,而慨叹自己的命运。殊不知:有的企业生来命好,那也只是在你看来如此,其实它自己又何尝不是危机四伏、疲于应付。——上海商学院酒店管理学院副教授邹光勇
  
  每到年末,大家都在忙着写年度总结,可是有多少人或公司写年终总结或年度报表是给自己看的?
  
  更多人或企业只是习惯性的在年底又完成了一件任务而已,这种惯常事情又何止是年终总结。一年下来,我们习惯性的拜访客户,习惯性的开门做生意,习惯性的微信群点赞应酬,甚至习惯性的呼来喝去。
  
  于是乎每天除了忙还是忙。然而,总会有那么一年,不管你做的多么成功,你都会莫名感叹甚至感伤,我们及公司究竟是为了什么而活着。
  
  2019,也许就是这样的一年。
  
  这一年,中国乃至全世界的经济并不好,接触过的一些旅游界朋友大都觉得生意特别难做。不管是景区还是酒店,导游还是旅行社都是如此。
  
  我11月份出差去深圳的时候,虽然这个城市的美女一样的养眼,美的让你有些流连忘返,但生意规则却像是入了冬一样,冷峻了、残酷了。甚至出租车的司机都告诉你:今年的深圳,如果向供应商赊账做生意,门都没有。
  
  严冬之下,所有的温暖外衣都荡然无存。
  
  在这背景下,我想谈一谈旅游企业家应该认清楚的四个基本问题。
  
  ◆如何正确处理好与政府的关系?
  
  我们之前在总结安徽堆谷山的发展经验时,对方和我们聊时说,希望能打造出中国的什么什么之类的一种模式出来。在我看来,模式并不是一个可以随便用的词,当然也可能是我真的没这个能力。
  
  然而,过了些日子,一个做旅游咨询的朋友轻而易举的就总结了某地的成功旅游模式,他把稿子发给我的时候,我问他:模式是可以随便用的吗?
  
  他对我报之一笑。
  
  不过从政府角度来讲,一个副县长竟然可以为了盘活市场来直播吃烧鸡,甚至年轻大学副教授挂职的副县长变身成市场推销员也早已不是什么新闻,你就知道政府官员的压力有多大了,好多官员也都下海了,所以政府官员的想法我们完全可以理解。
  
  好在这位直播吃烧鸡的博士仁兄只是挂职的,差评好评政府都有回旋空间。这里不去评论政府如何作为,我只是想说这件事至少值得引起业界重视。旅游业是政府主导,这一点从来没有改变过。政府的支持毫无疑问是企业成功的支撑,做景区是如此,做旅行社、酒店等都是如此。
  
  试问,有多少企业经得起政府认真的查,反复的查?查不倒你,也得折腾死你了。而且,有多少旅游景区在发展过程中不要反复权衡政府、社区与自身发展的关系问题?
  
  再说了,政府有那么多的钱,有时候都不知道该怎么花,生意人也犯不着和钱过不去。那么自然有人要问了:
  
  如何才能与政府处理好关系?
  
  关键还得是态度不能抵触,至于怎么做,对企业家来说不难,毕竟生意都能经营好,不过有的企业家恐怕要去嗑治疗精神抑郁的药了,这是题外话。
  
  ◆如何正确认识咨询顾问的区别?
  
  业界朋友也要去思考一点:学者和企业家、咨询顾问的差别在哪里?
  
  比如,不管是学者,还是咨询顾问都在写不少景区的评论文章,感兴趣的朋友可以拿来细细研读,体会其中的差异,这对你请对顾问、请对专家来做咨询是很重要的。
  
  今年有一位企业家特意来拜访我,请他吃食堂也不介意,我倒是有些触动。可是,当他给我聊到深圳旅游业的顾问咨询一事,我听下来,原来是让我来梳理国际典型做法的。不过,没有前期定性研究,缺乏总体立意与明确的对标具体对象,你难道是要让我来给你去搜一堆国外数据吗?
  
  中国的市场其实很特别,有的野蛮生长、有的依附效应、有的哗众取宠,各自总能有自己的法子活好,而且很多时候还相互鄙视。从这角度来讲,教科书教你的道理其实都是不适用的。
  
  比如,服务管理学的逻辑起点是客户第一,但事实上远非这一种企业才能成功。经济学的逻辑是要讲消费者剩余和企业福利之提升,你也会发现并非一定是具有这样价值观的企业在做强做大。
  
  简单来说,市场专家急起来往往什么都不看,直接拿起刀,乱砍乱剁;学人也往往打学者的旗号操刀;而学者往往积累很慢,观点不多,企业咨询、政府咨询项目往往会选择性的去接。无论如何,理想的情况是各司其职、各就其位,互补而多元而已。
  
  ◆如何冷静看待年度热点?
  
  2019年行业热点很多,全域旅游、旅游扶贫、乡村旅游、文旅融合、夜游经济等等。尤其夜游经济,似乎一夜之间冒出来,然后就会有很多讨论很多文章,很多政策建议。
  
  有一业界朋友也是兴致勃勃地将他写的文章给我看,我说大半夜的为什么偏要讲经济。夜游就夜游,夜市就夜市,深夜食堂这种业态大半夜的还讲经济,你让这些本来就睡不着或者上晚班的顾客怎么能睡的安稳?看过日本那部深夜食堂这部电影的人,是不是会和我同感?不过,我们除了要看出政府在对待如何发展经济这一问题上真的是使出九牛二虎之力之外,我们还要看出很多的新词其实也只是新词,只不过这些新词有了政府在背后的运作而显得重要而已。
  
  结合上面的话去理解,我的意思其实已经很明确了。年度热点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这种重要性未必是本身的市场重要性,而是政府认为它重要,我们认为政府重要,所以才认为它重要,两者不是必然一致的,这要取决于你自身拥有的资源。
  
  最近有一篇文章在微信群里反复传播,说的是景区带很多帽子,反而会把自己弄死。当然,帽子问题责任究竟归咎于谁,咱不去探讨,但这句话本身是有一定道理的。费了一大堆话去解释,目的就是要告诉各位:所有的外部热点资源,我们只是去借用,而不要去盲目陷入。其实适合你的才是重要的。
  
  当然,不适合你的,想着法子拿来做宣传或许也可以。
  
  ◆如何真正做好自己?
  
  2019年你的企业是什么,2020年你的企业还将是什么,你恐怕不会因为一个抖音就成了著名企业家,也不会因为雇佣了某个咨询专家而大红大紫或者发展了夜游而就摆脱了门票经济问题。
  
  我们看到很多旅游企业存在的问题归根结蒂还是战略方向、管理激励以及人员素质的问题,这些基本问题的克服需要长年累月的内功建设。只不过,在当下的这样一个时代,我们在低头钻研市场、埋头苦练内功的时候,一只眼还不要忘了时刻盯着政府的动向,这样我们才既能度过眼前难关,又能发展好自己的核心竞争力。
  
  接下来的一个自然而然的问题是:企业如何才能做好内功呢?
  
  有一次和一位度假村的销售总监一起就餐,他说:你们都是高学历,我只是大专生。我对这个销售总监的回答是:其实博士还是有些用的,如果有可能,我觉得还是每个企业里要尽可能招一位博士,当然这只是餐桌上的一句半玩笑话。
  
  我们不可否认,市场打拼成功与学历高低之间似乎并无关系,但这其实远不能说明学历无用。对此,我本人也早在2002年就在中国青年报写过《再论从身份屏蔽到素质屏蔽》的文章进行过部分阐述,当然学历与能力的讨论文章也很多,当下社会来看恐怕我还依然是势单力薄的,就算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一个观点吧。
  
  人过了四十,不到万不得已,就总不爱去争吵甚至有时候也不想去多解释了。
  
  ◆总结
  
  总结来说,今年的旅游业,我对中小企业提了四个意见。
  
  我们很多时候总是羡慕别人的成功,而慨叹自己的命运。殊不知:有的企业生来命好,那也只是在你看来如此,其实它自己又何尝不是危机四伏、疲于应付。就像企业大未必就好,即使是巨无霸也会有一天突然坍塌,就像教科书式的企业托马斯库克旅行社一样。我们其实没有必要总去羡慕人家的成功而费尽心机追求热点和捷径,正所谓:“天不得时,日月无光;地不得时,草木不生;水不得时,风浪不平;人不得时,利运不通”。人生在世,倘若“时遭不遇,只宜安贫守份;心若不欺,必然扬眉吐气”。
  
  祝各位来年好运!
评论(0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微信扫一扫,关注劲旅网官方微信号

或搜索“ctcnn1”

手机扫一扫,打开劲旅网手机站

随时掌握最新资讯

微博扫一扫,打开客户端

第一时间分享及时旅业财经资讯给好友

十万旅游业者的资讯选择,每周固定推送

热 门

登录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