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13天后,我们决定将200套精装民宿全部低价长租
文旅要闻 劲旅网 掌宿 二笼 2020-02-06 13:31:58
  01
  
  我是二笼。
  
  城市民宿品牌掌宿联合创始人,负责掌宿运营。
  
  我从来没有想过,城市民宿行业的毁灭或者末日是什么样。
  
  很幸运,或者,很不幸。
  
  这个行业垮塌的一幕,我亲眼目睹了。
  
  1月15日,我开始自己在厦门的年假,原本这是一个轻松而愉悦的假期。临近春节,掌宿迎来了难得的经营旺季,一房难求,一切都按照既定流程在稳定运转。
  
  事实上,早在1月中旬,我就零零散散留意到新冠状病毒新闻。和其他旅游细分行业一样,城市民宿也看天吃饭,我一度隐隐担忧,这次疫情是否会影响到自己?
  
  掌宿有200多套精装民宿,主要分布在北京和南京。最初只是担心,武汉疫情是否会影响到南京的业务。1月20号左右,我和合伙人在微信群沟通,简单表达了一下自己担忧,但未深度讨论。
  
  期间,我还在厦门约了理想国创始人扬宇见面聊天,发现行业大多数人相对乐观,认为国家很快会控制好这次疫情的扩散,这是一个和往常没有不同的春节。
  
  直到1月21日晚上,白岩松连线钟南山院士,全国都听到了钟老那句话:病毒可以人传人。
  
  瞬息万变。
  
  1月21日,掌宿运营后台反馈,近两天接到超过50多个取消退款订单,这在以往春节假期前夕都实属罕见。
  
  运营端警报开始疯狂嘶鸣。
  
  当天,我和两位合伙人在群里,就疫情所引发的可能后果,进行认真沟通和分析,坦率说,我们也看不清未来疫情走势。不过直觉告诉我,必须采取措施。第二天,我返回北京,立刻让运营团队着手统计运营数据,制定应对策略。
  
  但恐慌已经在行业全线蔓延,仅仅一天,掌宿南京地区超过40%、北京地区超过35%的订单被退订。
  
  1月23日,退订率持续攀升。
  
  1月24日,大年三十,退订率达到最高峰,近80%的订单被退订。
  
  1月25日,大年初一,春节假期内绝大部分订单被退订。
  
  1月26日,大年初二,2月份几乎所有订单被退订。
  
  1月27日,大年初三,2月之后能被退订的订单全部被退订。
  
  粗略统计,2月份短租房源空置率达到95%以上。
  
  原来那些科幻电影里预言的2020年世界末日是真的。
  
  02
  
  大面积退订出现以后,我们团队的第一反应是:快速止损。
  
  在1月28号之前,大部分退订订单,我们和房客都能够友好协商,后者充分理解疫情对彼此带来的冲击,愿意承担一部分合理的退订费用。
  
  掌宿还制定了良性的退订策略,可以为房客保留一年内入住民宿的权益,来换取房客们不退款支持。
  
  对于民宿运营者而言,这是一个不错的策略,现金流不少、订单不丢、评价不偏。
  
  可惜,这次疫情中,平台们的表现着实令人失望。
  
  在掌宿陷于退订潮中时,平台已经单方面向房客承诺100%退款,此举导致绝大部分城市民宿经营者崩盘,也引发一系列房客、平台、房东之间的矛盾。
  
  让房东们最愤怒的,是平台在整个疫情期间,未和房东们建立任何有效的沟通机制,所有行为都是单方面的,也就是大家说的“慷他人之慨,成自己之名”,平台拿着房东们的钱,去舆论上给自己挣名声。
  
  掌宿算是行业中体量偏大的城市民宿运营商,几个大分销平台分别是爱彼迎、美团民宿和途家,令人心寒的是,截止今日,爱彼迎都没有任何一个工作人员来和掌宿沟通疫情损失的事,其他平台虽然有工作人员来接触,但以象征性的慰问为主,并无实质支持出现。
  
  我们自认为是平台的大客户,完全是自作多情啊。
  
  市场是公平的,平台如何在关键时候对待房东,房东们以后会同样以此对待平台,这只是时间问题。
  
  行业内也在呼吁,房源持有者对城市民宿运营者们减免一定的房租。从掌宿的情况来看,很多我们从房主手上直租到的房源,基本上都能够获得一定程度的减免。例如,南京区域相当比例的房主都对我们进行了一个月房租减免,其他中介平台等就很难拿到这种减免政策了。
  
  03
  
  这边还在止损,另一边掌宿还得考虑未来。
  
  掌宿经营压力很大,每个月负担上百万运营成本和近30人的人力成本,需要至少200万左右的月流动资金周转。
  
  我们判断,这次疫情影响范围可能持续2-5个月左右,这也就意味着,2020年上半年,我们在短租收入这块几乎没有实质性的现金流用于周转,但房租成本一分钱都不会少。
  
  「开源节流」,势在必行。
  
  1月23日、24日,我和合伙人商量团队优化,内心却无比挣扎。大年初二,疫情的快速发展对旅游行业毁灭性的的打击,已经迫使我们不得不提前做出决策。主动减薪,或停薪留职,部分人员返程工作时间将被延期,以最大限度压缩办公成本和人力成本。
  
  目前为止,南京和北京两地提前批上班人员不到10人。
  
  如何开源?
  
  三联生活周刊发布了一篇《有家难回:新冠肺炎制造的“北漂”》,许多返京的朋友有家难回,还有很多人重新找房租房的需求。
  
  既然短租是靠不上了,房源又不能空着。大年初一,我们内部宣布,旗下200多套民宿,全部低价长租。大年初九,我们在掌宿公众号上正式对外发布了《民宿求援:200套网红民宿限时低价出租》的公开信,其中承诺:
  
  我们为大家提供高于市场品质、低于市场价格的精品公寓,免中介费、免网费、免物业费、免卫生费。还配有齐全的酒店用品和消毒服务,甚至承诺不满意可以无责解约。
  
  这几天,一方面,我们在全力将还没有推上网的房源,加紧上线长租;另一方面,团队都在努力开拓长租渠道上,主要精力放在房屋中介平台上,还会依靠微信老客,做一些精准房源长租信息推广,有些短租平台的长租频道,我们也在开拓。
  
  长租市场也受到疫情打击,供需紧张,我们行动越早,越能够在这个市场拿到主动权,力争在最短时间内,将更多房源长租出去,最大限度降低边际成本,先活下来。
  
  长租4-6个月是期待的合理时长,一旦疫情在年中之前被控制,掌宿依然能够迅速抽调房源,投入暑期短租市场。
  
  长租实属迫不得已,但是如果能够帮到有家不能回的朋友,帮到备受房东、中介折腾的朋友,也算掌宿没有白白割肉。
  
  04
  
  疫情之下,掌宿没彻底断气,但也被折腾的只剩半口气了。
  
  有朋友问,是不是会就此退出这个行业?
  
  抱歉,至少现在还没这打算。
  
  正如Davy(掌宿联合创始人)回忆:
  
  我非常清楚地记得2017年北京那个酷暑,我和二笼骑着共享单车,顶着大太阳,满大街地找房子。因为货车只能凌晨进市区,我和二笼搬货到凌晨三点,再随便找个网吧的破沙发过一夜;阿超是设计师加监工,白天盯装修,晚上做方案,他追求完美的强迫症快把工头儿逼疯了……
  
  ▲掌宿创始团队成员(从左到右):davy,阿超,二笼,志程
  
  因为热爱这个行业,我们一直在坚守,哪怕把所有房源都长租了,依旧是在为疫情之后市场的反弹做准备。
  
  面对众多同业,我有些话想说:
  
  那些和掌宿一样正在遭受灾难的从业者们。请你们坚持住,无论是转租、长租、退租,还是想任何其他方法,请大家努力扛过这段艰难的时光。接下来这段日子,对行业多一些观察,在市场复苏中寻找机会。
  
  疫情几十年一遇,既然碰上了,就要去面对它、克服它。城市民宿是一个有温度、有文化、有人情味的行业,需要大家一起来坚守,行业才能有好的发展。
  
  那些还没有入行或者准备入行的朋友们。等待时机吧,一定要多和行业里的朋友深入交流,听听专业人士的建议,循序渐进,在行业恢复之际,获得属于你的机会。
  
  此外,城市民宿行业确实需要团结起来,建立属于自己的组织。在疫情之下,面对大家的遭遇、不公和问题,没有协会、社团、组织团结大家,争取自己的利益,这是给所有从业者的教训。
  
  最后,掌宿再次呼吁:“请相信,我们会度过这个不小的难关,把更多的时间、精力用在更重要的事情上,把我们应该做的事情做好,用舒适漂亮的房子说话。来日方长。”
  
  联系掌宿长租请扫描以下二维码▼
评论(0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微信扫一扫,关注劲旅网官方微信号

或搜索“ctcnn1”

手机扫一扫,打开劲旅网手机站

随时掌握最新资讯

微博扫一扫,打开客户端

第一时间分享及时旅业财经资讯给好友

十万旅游业者的资讯选择,每周固定推送

热 门

登录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