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一力:旅游业走出危机,再次繁荣的路径到底是什么?
劲评论 杜一力 2020-09-07 09:28:12
  金句分享
  
  ●疫情具有不定性,所以旅游的复苏必须是渐进的过程,必须是分时段、分区域、有差异化的重启。
  
  ●具有远见的各级政府正在借此化危为机,解决旅游业长期的结构性的问题。
  
  ●旅游业是反对逆全球化的重要力量。
  
  ●对于世界旅游业来说,在前所未有的困难条件下,形成国家、城市、目的地政府、企业和游客的共识,建立新的共担、共享的旅游合作机制,这是世界旅游业走出危机,再次繁荣的确定路径。
  
  国家层面
  
  国家层面的应对是旅游业恢复和复苏的前提和基础,各国普遍采取了积极干预的措施,其中对旅游业有决定性影响的是两个方面的决策:
  
  1、帮助行业维持运营,也就是救急、救困这方面的措施。
  
  2、平衡经济重启和疫情防控方面的措施。
  
  对于大家采取的积极干预措施,虽然很多都是普适性的措施,是一揽子刺激计划,但是旅游企业、旅游行业,在其中得到了很大的帮助。比如美国2万亿美元的经济刺激计划,比如中国的减税免税,各种综合性的措施。
  
  各国还有很多自己的灵活措施。
  
  阿根廷建立了一项紧急救援的项目,帮助旅游业发工资;中国退还了旅行社质量保证金;西班牙为航空公司减税……天灾面前各国政府都在尽力而为。
  
  但是在平衡经济发展和疫情防控,这样一个重大决策上,各国应该是经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大考验,也都在寻求一种平衡,比如说美国在5月份经济重启之后,病例飙升,又重新延后了重启方案;新加坡已经放松了管制,由于第二波疫情的压力,又重新实施回限制措施;中国5月份重新开放,因为6月北京等地的局部疫情,又实施了局部的交通和流动的限制。
  
  就是在这种反反复复的过程中,各国政府认识到,解除旅行限制,要对重启带来的挑战,要有更多准备。延迟重启可能会加大旅游行业的损失,但是如果操之过急,会欲速不达,会给旅游业和经济的长远发展带来一些深刻的影响。
  
  在行业恢复的第二个阶段,各国大多采取了四方面的措施,有一些共性。
  
  第一个方面,各国复苏都是逐步的、差异化的。疫情具有不确定性,所以旅游的复苏必须是渐进的过程,必须是分时段、分区域、有差异化的重启。有些国家有一些经济部门在第一个阶段就重启,比如美国餐馆业是在第一个阶段重启,其他的旅行活动在后面的阶段才能重启;中国是分区域、分时段,5月份开放了区域内旅游,7月中旬开放跨省旅游,国际旅行现在还在恢复和等待之中。
  
  旅游业的各行业在疫情之后的恢复是有规律的,应该是从餐馆业到酒店业,然后是航空业,所以建议各国政府考虑这个趋势,给不同的行业以有针对性的支持。
  
  第二个方面,确保旅行安全。各国政府制订新的安全标准和流程中,更多的和私营部门,和企业,和旅游业DMO组织合作,同时也建议DMO组织和旅游业的行业协会,积极地参与新的安全机制的建设,建立新的安全信任,所以WTTC发布了新的全球旅行安全的全球协议,美国的旅行业协会发布了新常态下旅行的技术导则,还有阿根廷、摩洛哥,西班牙,各国都发布了很多新的旅游安全协议。其中西班牙发布了17份指导文件,并且把他们20多年来提升旅游质量的机制运用到安全机制上,通过颁发安全旅游证书的形式,使所有的流程能够得到落实。
  
  第三个方面,大家都在积极地刺激旅行需求,各个城市都在做很多的工作,“芬兰旅游的100条理由”、摩洛哥的“再见摩洛哥行动”。特别需要注意的是,国际旅行方面,有很多疫情管理相似的国家,正在尝试通过开放旅行“长廊”或“泡泡(Travel Bubble)”(OECD,2020),用这种点对点的方式来发展国际旅游的重启。
  
  第四个方面,关于旅游业的变革,反思旅游业的变革,课题组总结了很多经验,其中有三句话要说。
  
  1、具有远见的各级政府正在借此化危为机,解决旅游业长期的结构性的问题,比如说游客过多,比如说环境受阻。
  
  2、促进旅游创新。各国都希望旅游业恢复之后,不是简单的恢复,而是进步和提升,所以大家鼓励新的业务模式,鼓励数字化,鼓励相互联系,鼓励中小企业创新。
  
  3、大家都特别希望关注国际社会交流、交往的秩序和稳定。
  
  旅游业是从切身体验中认识到没有社会交往,没有安全健康,没有人身安全,就没有旅游。所以,旅游业希望加强国际合作,加强地区交流,刺激旅游消费,推动旅游业变革,因此说旅游业是促进国民经济恢复的重要力量,也是反对逆全球化的重要力量。
  
  城市层面
  
  城市是旅游业应对和复苏的节点和关键,在应对新冠疫情危机的过程中,城市做了三方面的工作。其中最重要的,对城市给予最大压力的是解决就业问题,因为旅游城市,旅游业占GDP的比重都比较高,巴塞罗那是18%,卡萨布兰卡是15%,北京是11.5%,洛杉矶是5%,正因为旅游业比重高,这次的压力失业裁员问题就比较严重。所以,城市当局和DMO组织积极协调各种政策,同时寻找机会帮助旅游企业解脱危机。
  
  比如说,用协调企业的接待能力去支持医疗需求,缓解企业的压力。同时,必须依靠政府,依靠社会,依靠跨部门合作,像巴塞罗那的经济协调响应中心,北京8个专项工作组,在这些协作机制中,DMO组织,一要代表旅游企业发声,二要协调各种资源,三要争取政府的支持,四要团结行业共同自救。
  
  在行业恢复的第二阶段,城市也是做了四方面工作,有很多的举措是城市这一个层面最容易落实,最有利于落地的。比如说技术创新,比如说刺激消费,洛杉矶给消费者直接发放补贴,巴塞罗那、卡萨布兰卡,按照企业大小、用工规模,给企业以补贴。北京对餐馆、酒店,直接给予消费额的30%的补助,直接打在供应商的账户里。
  
  行业层面
  
  企业是经济恢复的动力和引擎,这一次在应对危机和行业复苏中,旅游行业经受了考验,主要的旅游企业,各国的企业都经受了考验,可以用三句话来说说我们观察到的对旅游企业的认识。
  
  第一句话,和游客一起分担损失。当大量的退单潮席卷而来的时候,企业免费为游客退单、退款。
  
  第二句话,和员工一起共渡患难。像阿拉斯加航空、万豪国际、携程,他们的管理层自愿降薪,自愿弃薪,困厄共担。
  
  第三句话,承担社会责任,特别是酒店行业,为抗击疫情出钱、出力、出人。
  
  现在我们正在进入疫情和市场重启并行的第二个阶段,在这个阶段,我们全行业的目标只有一个,重建市场,有很多方面已经开始了提升和进步,归纳起来就是五个方面:
  
  1、基于移动终端,我们的支付系统、运营系统更加便捷完善。
  
  2、自助服务终端,机器人、智能终端在服务场景中常态化运转。
  
  3、线上线下的旅游服务无缝对接,加快对接。
  
  4、立体的媒介为旅游游客提供了更多的选择。
  
  5、旅游大数据为各级政府增强服务能力提供了参考。
  
  最后,用两句话来总结。
  
  第一句话,旅游企业能够在战胜疫情中和市场伙伴相濡以沫,构建共同的市场利益共同体,这是旅游行业抗击疫情走向成熟的表现。
  
  第二句话,对于世界旅游业来说,在前所未有的困难条件下,形成国家、城市、目的地政府、企业和游客的共识,建立新的共担、共享的旅游合作机制,这是世界旅游业走出危机,再次繁荣的确定路径。
  
  (本文编辑整理自世界旅游城市联合会专家杜一力发布《新冠肺炎疫情下世界旅游业的恢复与发展报告》时的现场演讲)
评论(0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微信扫一扫,关注劲旅网官方微信号

或搜索“ctcnn1”

手机扫一扫,打开劲旅网手机站

随时掌握最新资讯

微博扫一扫,打开客户端

第一时间分享及时旅业财经资讯给好友

十万旅游业者的资讯选择,每周固定推送

热 门

登录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