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国家旅游局监管司司长彭志凯: 疫情之后,旅行社真的就没有未来了吗?
文旅要闻 易水文旅 2020-10-16 09:26:06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易水文旅,ID:T-newmedia,作者:彭志凯
  
  据文化和旅游部数据中心测算,国庆中秋国庆假期,全国共接待国内游客6.37亿人次,按可比口径同比恢复79.0%;实现国内旅游收入4665.6亿元,按可比口径同比恢复69.9%。与端午节假期相比,恢复进度分别提高了28个和39个百分点。
  
  还有一个数据显示,9月中旬全国已复业旅行社达29694家,复工率为75.7%,但组团业务的恢复却比较艰难。据有关媒体报道,假日期间福州市共接待502万游客,而旅行社等有组织的出游比例不到2%。
  
  一时间,旅行社何去何从的话题成为热议焦点。有人借机唱衰旅行社,并以百年老店托马斯库克倒闭为例,说疫后游客谁还会选择旅行社呢?守着主营业务又有多少家旅行社能够扛过疫情?
  
  近日,中国旅行社协会秘书长孙桂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旅行社可以是“小而美”,也可以是“大而全”;未来50年甚至100年,国内的旅行社仍然会存在。对此,我是比较赞同的。
  
  01、旅行社究竟会走向何方?
  
  记得刚刚加入WTO时,国内的旅行社如临大敌,特别是一些专家纷纷叫喊“狼来啦”,有的已经给国内旅行社设计死亡倒计时。
  
  一个是,过渡期内的外资旅行社(包括独资、合资)不允许经营出境游业务;另一个是,国内旅行社并没有那么不堪一击,几十年来特别擅长闪转腾挪。因此,一场虚惊之后,国内旅行社“安然无恙”。
  
  2003年非典过后,以携程为代表的OTA“崭露头角”,同程、去哪儿、途牛紧随其后,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就此拉开序幕。此后,传统旅行社的市场份额确实不断被“蚕食”,“机票+酒店”产品的设计,加之预定的方便快捷,让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变得唾手可得。
  
  传统旅行社感受到了危机,也让传统旅行社企业看到,“狼”是真的来了,而且离行业如此之近。2016年,两家OTA企业之间因抢占市场发生纷争,其中一家OTA企业与17家传统旅行社批发商为产品的定价权“大打出手”,在国家旅游局的调解下,事态得到平息。在这种复杂的竞合格局下,旅行社特别是一些不断创新、积极应变的旅行社,依然探索出自己独特的生存之道。
  
  这次疫情,旅行社业务全面停摆,随之而来的是退款、收缩、裁员、自救。我们掌握的情况是,在全国近4万家旅行社中,经营出入境业务的旅行社占15%。受全球疫情影响,短期内出境旅游、入境旅游市场很难恢复,目前只有国内市场一条路。
  
  当前,如果一些旅行社延续传统思维,走价格竞争的老路,无异于作茧自缚。当前,在双循环的背景下,旅行社的根本出路是加速形成批零体系,丰富新的内涵,让游客感受到旅行社不仅仅能提供线路和产品,还能提供出游攻略、量身定制,甚至可以为游客在自由行中提供必要的帮助和支持。当然,前提是要锤炼出一套商业模式。
  
  02、旅行社传统业务还有没有市场?
  
  《旅行社条例》第二条规定,本条例所称旅行社,是指从事招徕、组织、接待旅游者等活动,为旅游者提供相关旅游服务,开展国内旅游业务、入境旅游业务或者出境旅游业务的企业法人。
  
  因此,有人对旅行社传统业务的理解认为就是指组团、接团,包括对地接社的理解都有值得商榷的地方。当年在修订条例时,就什么是旅行社业务发生过激烈争执,一方认为,只有包价旅游才能算得上是旅行社业务。而另一方则坚持认为,包价旅游仅仅是旅行社业务中的一部分。
  
  疫情发生后,文化和旅游部紧急通知暂停旅行社组团业务,其中包括“机票+酒店”产品,这说明旅游主管部门已经认可,“机票+酒店”产品就是旅行社业务中的一部分。
  
  出境游因为有语言的问题,参团的比例会相对高一些,但国内游市场的团队出游就一定会越来越走向逼仄的胡同吗?我看未必见得。比如老年群体出游、大中小学的学生研学、各单位工会组织的活动、各种俱乐部组织的活动等等都是集体形式,只不过可能旅行社提供的是其中部分单项委托服务,而非包价业务。从这个角度来看,旅行社传统业务的市场份额足够大。能不能吃到嘴里,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03、旅行社纾困需要多方共同发力
  
  近段时间,我通过不同渠道、不同形式与旅行社一线从业人员做了些调查和梳理,其中周卫红、徐辉、孙志永、李丽琼等人的一些观点就给我留下了较深印象。旅行社行业风风雨雨几十年,正是有了这样一批专心业务、钻研产品服务、关注市场动向、对行业倾注感情的人,才能在困难中前进、挫折中改变、发展中升级。
  
  旅行社可能是旅游产业中最具市场经济精神的业态,这么多年经历种种探索、调整、发展、碰撞、升级。疫情之下以及之后,自救永远都是最重要的。但是遭遇本轮大疫情,已经不仅仅需要市场的一头发力,政策端必须也要有更大作为。
  
  对于政策端,较多业界人士反映:可以酌情考虑将给予的税收社保等相关扶持政策延长时间;其他相关部门对于推动跨省游的落实不要过多设置障碍;鼓励媒体对旅行社进行积极的客观的宣传,引导大众对旅行社的信任与信心;在综合条件成熟时,考虑有序有效推动出入境旅游的恢复;对于疫情之后旅行社人才流失严重的问题要提前谋划;各地政府需要实实在在落实带薪休假制度。等等。
  
  有些政策完全可以得到更好地推广和细化。举个例子,职工普惠式疗休养、春秋游不能等同于公费旅游,工会采购、福利经费报销不应人为排除旅行社发票。这方面,已经有地方走在探索路上。比如,前段时间,上海市文旅局和市总工会就联合发布《关于鼓励开展职工“爱上海、游上海”活动促进文旅产业发展的通知》,鼓励各级工会优先在本市景点组织员工春、秋游活动,标准为每人每天不超过200元。
  
  同时,旅游监管部门也要警惕不合理低价游、黑导黑社等行业乱象死灰复燃,要坚定旅游业高质量发展的道路自信,防止劣币驱逐良币,市场秩序规范治理不能依托运动式、更要依靠相关体制机制的创新健全。
  
  从旅行社自身来看,不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要顾眼前更要立足长远。旅行社的传统运作方式、传统思维模式在未来很难维系,但旅行社的组织串联作用一定会长时期存在。这其中,业态的革新、产品服务的迭代提升、核心竞争力的坚守和升级更是题中之义、应有之义。
  
  如果要问:旅行社的未来到底谁说了算?可能旅行社不是听产业内的“自言自语”,更不是听专家的,而是要听市场的、听游客的。
评论(0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微信扫一扫,关注劲旅网官方微信号

或搜索“ctcnn1”

手机扫一扫,打开劲旅网手机站

随时掌握最新资讯

微博扫一扫,打开客户端

第一时间分享及时旅业财经资讯给好友

十万旅游业者的资讯选择,每周固定推送

热 门

登录

关闭